小北今天也不想码字

Q: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三人组

赫敏和她两个没什么用的男人

长安城(七)

好久不见啊各位,医学狗开学实在是忙不过来,有时间我会继续更

小云后面会出现较多,不喜欢的麻烦自行避雷


——————

江南 玄清阁

正是江南好时节,沈昌珉靠在窗边发呆,允浩则漫不经心的跟他说着最近打探到的有的没的,而昌珉只担心着李赫宰什么时候到江南。

 

“我真的觉得金希澈胆子很大,居然敢让李赫宰只身来江南……他就不怕李赫宰半路被人截杀?”

 

“昌珉,得叫王爷,希澈哥怎么说也是当今皇帝的亲哥哥,你……”

 

昌珉默默的拿起了自己的青珏扇,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允浩,允浩便乖乖的闭了嘴

 

“我忘了你是玄清阁的人了……不过李赫宰武功高强,应该不会有问题”

 

“武功高强也得正面打呀,江南跟长安可不一样来了江南要是真被人盯上,保不齐就是一闷棍……”

 

说着,便有人敲门

“青珏大人……”

 

“何事?”

 

“玄玉大人回来了……”

 

昌珉猛的打开门便看见一个戴着玄色银面的人站在跟前,上去就是一个熊抱,恨不得挂在此人身上

 

“你怎么回来了!”

 

“说来话长,你……先下来……”

 

————

一日后,李赫宰抵达江南,刚入城便被人盯上,有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一直跟着他,怎么都甩不掉。

 

“既然甩不掉,那干脆直接见一面吧……”

 

想着,便往城中偏僻处走,走到死胡同后一转身,便看见一个膀大腰圆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你就是李赫宰将军?”

 

“正是……”李赫宰打量着眼前的人,似乎是不太会武功

 

“久闻将军大名,我们李相想请您去府上一叙……”

 

说着,李赫宰便被人从背后敲了一棍,当即晕倒。就在两人要将李赫宰运走时,那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出现了

 

“把人放下”

 

“你是哪位,这位公子可是我们李相要的人”

 

“你……”

 

说着,眼前人摘下了斗篷,轻轻在手中敲了敲一把镶银花纹的玄玉扇

 

“回去告诉你们李相,这人是我的,谁敢动他,就是跟我作对”

 

————

艾芙楼

金钟云走后,为了艾芙楼的正常运作,朴正洙便应下了原本找金钟云高谈阔论的酒客,但是令朴正洙哭笑不得的是,金钟云的客人都十分海量,而他却是滴酒不沾。

 

每当有客人提着酒壶兴高采烈的告诉他,这些可都是琼浆玉液,千金难买的时候,朴正洙表面微笑附和,心中却在犯嘀咕:钟云啊,哥后悔了,非常后悔……

 

东海看着朴正洙犯愁的样子,附在他耳边小声嘀咕“需要把他们请出去吗?”

 

朴正洙苦笑的摇了摇头“东海啊,这些都是客人,都是钱啊”

 

“哥我们很穷吗?不想做的事情就不要做,更何况,你不能喝酒”

 

“东海啊,有些事情,是我现在这个身份推脱不了的……你去门口守着,等到客人一走,你便去寻在中,他那里应该是准备好了的……”

 

“正洙哥……”

 

朴正洙给了东海一个微笑,便在桌边坐下,捏住酒杯一饮而尽……

 

一出门之后,东海就瞥见了楼下的金希澈,就近寻了个小厮耳语一番,便见那小厮下楼去拦住了金希澈的去路

 

“希澈王爷,利特先生正在招待客人,现在不方便见您……”

 

金希澈抬头,对上了李东海的视线,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艾芙楼。

 

一个个时辰后,客人摇摇晃晃的出了房门,手里还提着酒壶,看见东海后便说“你家利特先生当真不能喝酒,三杯倒的酒量啊,等艺声先生回来后我再来畅饮一番……”

 

目送客人离开后,东海冲进房门,将醉酒的朴正洙轻轻的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合上房门,便跑去找金在中

 

“在中,正洙哥他……”看清在中房中的人后,便行了侍卫礼“参见陛下……”

 

金英云抬手示意他继续说

 

“正洙哥招待客人的时候喝了酒,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与此同时,在中已经开始着手从木箱中拿出刀具和一个已经发黑的木碗,背上药箱正准备跟东海走,却看见了皇帝陛下青筋暴起的双拳

 

“陛下……”

 

“走,朕随你们一同去,东海,还是需要你在房门口把手,不能让任何人进来打扰”

 

————

房内,朴正洙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身体抽搐,嘴唇发紫。金在中见状便将朴正洙翻了个身,金英云看见朴正洙满是血红的白衣,转身出了门找管事询问今晚正洙接待的客人是谁……

 

金在中小心翼翼的剪开朴正洙的亵衣,看见朴正洙背后的伤口皱了皱眉——被鲜血浸染的蛊虫如火舌一般舔舐着七扭八歪的鞭痕,原本愈合的也被再次咬开……伤口又加重了……

 

金英云回来后,看见如此场景也不由的皱眉,眼底是无尽的心疼和愤怒

 

“明明还有半年就可以了……还有半年!”金英云气愤的砸向墙壁,恨不得把让正洙喝酒的人抓出来撕碎!

 

在中叹了口气,用炙烤后的剪刀将冒出来的蛊虫一个个剪短后再将其取出,蛊虫全部清理完毕后,擦干血液,撒上金疮药,再将朴正洙的背部包扎起来。整个过程中,朴正洙一直咬着牙却不曾出过一声,面色苍白,无力的跟在中说了一声谢谢便昏睡过去。

 

在中退下后,金英云便坐在床边看着朴正洙,时不时的给他擦去额头上洇出的汗珠,“正洙,如果疼的话,你就咬我……”

 

“水……水…………”朴正洙挣扎着似乎想要起身,被金英云制止了

 

“好好好,我去给你倒水,你不要乱动……”

 

一朝天子,哪会亲自照顾人,慌慌张张的不知道从哪翻出了两个玉盏,手忙脚乱的倒上水给朴正洙递了过去

 

朴正洙抿了一口,一脸嫌弃“凉……”

 

“我去给你找热水”说着便去寻在中“在中,正洙要喝热水”

 

过了好一阵才让朴正洙喝上合适温度的水,金在中实在无奈

“陛下,以后这种事情还是让臣来做吧”

 

这时,朴正洙睁开了眼,抬起手想抓住在中,却发现四肢瘫软,只是轻轻扯了一下在中的衣服

 

“在中……”

 

“正洙!你醒啦!”金英云一个箭步来到朴正洙面前,依然忘记朴正洙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

 

“你来……做什么……”

 

“陛下担心先生身体,便在东海寻着我之后一同赶来,方才,就是陛下一直在照顾先生……”

 

金英云瞪了一眼金在中,在中视而不见继续说到

 

“先生的蛊毒因为饮酒加重,臣以为先生应当跟随陛下回宫,在宫中好生修养……”

 

“住口!”

 

金英云扶着朴正洙慢慢起身,在桌边坐下,又给他倒了杯水放在面前,就听见房外的声音

 

“正洙在吗?还没招待完客人?”

 

“先生在里面休息,王爷还是请回吧”

 

“东海,我就进去看看他,不会吵醒他的”

 

“王爷……先生当真在休息……”

 

话音未落,金希澈便推开了房门,却看见朴正洙正对着金英云,似乎在说些什么,又瞥见桌上的放着的白玉盏,冷哼一声

 

“呵,原来正洙的休息就是和我们陛下饮茶谈乐啊,是我来的不是时候,臣先告退。”

 

“希澈,你误会了……”

 

“臣告退”

 

所有人都离开后,朴正洙看着桌上的白玉盏出神,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

“陛下,今日,恕臣多言了”

 

“无妨,只是以后不要再说了……”

 

“先生他许是放下王爷了,您为何不争取一下,还让先生继续误会您?”

 

“他没放下……从希澈进门开始,他只是怕希澈发现他病殃殃的模样,才不愿转身看看他……”

 

他不想让他担心……

 

 

长安城(六)

对不起大家,隔了这么久才更新

实在是网课和科三搞得头疼

之后会努力更新哒,欢迎催更


————

李赫宰垂头丧气的回了王府,前脚刚踏入王府的大门,后脚就听见圭贤和厉旭在药房里嚷嚷


“曺圭贤!你给我留点空放点毒药啊!”


“他是出去办事,还得去那么长时间,不多带点药怎么行,你看啊,这个是跌打损伤的药、这个是金创药……”


“还不如多带点毒药呢,有了毒药好办事”


“那不行,万一他跟别人打架受伤了怎么办,在江南又没有什么认识的人,没人照顾他怎么办……”


金厉旭觉得哪里不对,是啊,受了伤没人照顾确实自己多备点药比较方便,但是,为什么记忆里没见这个人找曺圭贤拿过药?


“呀!他打架什么时候输过啊!”


曺圭贤愣住了,李赫宰好像确实没有打架输过,也好像确实没找他要过金创药之类的疗伤。打包裹的的手突然就停了下来。


“你们在给谁收拾行李?”


“哦?李将军你回来了啊,王爷在书房等你,去了你就知道了……”


————


书房,金希澈正打算将手中的信收起,看见李赫宰之后便递给了他


“这是前一日申东熙送来的信,你看一下。”


李赫宰接过之后,浏览之后,便知道了曺圭贤和金厉旭的包袱是为他收拾的


“为何如此着急的要我去江南?莫非……”


“你猜的不错,李氏在江南的势力基本查清,过段时间,就要动手铲除以绝后患。本王原本打算亲自前往,但若真如此,动静太大,怕打草惊蛇让李氏有所提防。所以,你是最佳人选,允浩昌珉你都认识,行事会方便许多。”


“赫宰定当竭尽全力,只是允浩王爷初到江南不久,是否有些势单力薄,如此,时间上是否来得及?”


“人手方面你不用担心,昌珉本就出身于江南,否则当初也不会决定让他陪同允浩南下……”


“那,那皇帝陛下为何会同意让昌珉去,既是出身江南,陛下难道就不怕昌珉不可控么?”


“昌珉,是玄清阁的人……”


李赫宰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王爷上朝提议让昌珉跟随,皇帝并无他言,反倒是李氏一直反对……原来,昌珉是玄清阁的人……


————

江南玄清阁,世上最大的情报交易所,由先皇的妹妹掌管,后交付于他人,却始终在各大势力中保持中立态度。


玄清阁拥有着有别于禁军等正规军队的一队战力,均为玄清阁的阁主和三大使者领导。玄玉使已经许久未露面,身份也颇为神秘,普天之下多有猜测;寒泽使则是贴身跟随阁主,半步不离,传言道,寒泽使最不近人情、心狠手辣;而青珏使,便是沈昌珉。


先帝在世时,便同长公主感情甚好,长公主虽说是一介女流,却也有着巾帼不让须眉之势,便以一己之力建立了玄清阁,暗中为先帝收集了不少情报。兄妹二人齐心保得一世太平。


而先帝去世后,当今皇后想要效仿长公主,伙同娘家创造势力威胁到了皇权的稳定,给这天下的治理带来了诸多隐患,原本隐匿了多年的玄清阁才被再次启用……


————

艾芙楼


朴正洙回到房中就发现金钟云闷闷不乐的荼毒着他房中的白茶花,前两天才长出花苞的枝头叶子不剩几片。朴正洙心疼的从金钟云手底下抱走了花,一边仔细的检查那孤苦伶仃的花苞,一边暗中观察着金钟云的神色


“我今天一早,去金希澈的王府了……”


“嗯……”


“钟云啊,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真的错怪李将军了?”


“嗯……”


金钟云继续心不在焉


“我去找澈求证过了,李赫宰确实是失忆,什么都记不起来……而且,他当日确实去找过你,只是被人打晕扔到了河边,第二天才被希澈救起……”


“嗯……嗯?哥,你说什么?”


“具体的事情你去问东海吧,我还有个消息告诉你,李赫宰三日之后只身前往江南,你……”


朴正洙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金钟云冲出去找李东海去了,等再看见他的时候,就是一脸错愕无奈又委屈的表情


“哥,我早上还跟他说我绝对不会原谅他,这下该怎么办啊……”


“我不知道啊,别问我,话是你自己说出口的,你自己想办法。”


“嗯……倒也没什么关系,反正还有很长时间,我可以假装慢慢原谅他”


“嗯?钟云啊,我方才没告诉你李赫宰三日之后要去江南?”


金钟云愣住了,刚才,刚才不是只说了要找东海问具体的?


朴正洙无奈,怎么一提到李赫宰这孩子就变傻了呢……


“哥,李赫宰这次去江南,是因为李氏?”


“嗯,看样子,金英云他们打算动手了。不过,我比较担心江南那边的动向,李赫宰只身前往,李氏定会有动作,毕竟,少一个武功高强的将军,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

御花园


金英云和金希澈二人在湖心亭中饮茶叙事,商讨应对李氏的下一步计划,聊着聊着,话题就偏向了一人


“朕听说,你最近同正洙走的挺近,如何,重修旧好?”


“走的近是真的,重修旧好却是空穴来风,正洙这次回来,似乎哪里变了,但我却说不上来……”


“正洙的心思一向细腻,旁人都不大能猜透,向来也就皇兄同朕与他亲近,最了解他的不过你我二人……”


“了解么?我现在觉得我也不是很了解他……英云,你可知他消失的那段时间去了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


金希澈走后良久,金英云都对着湖中的锦鲤发呆,直到听见在中唤他才回过神来


“在中,正洙这段时间可有异样?”


“回陛下,并无异样,臣此次前来是想告知陛下,离正洙先生发病的时间没几天了,请陛下记得差御医将补药交付于臣……”


“嗯,朕知道了……可曾推算了时日?”


“约在五日之后”


“朕此次与你一同前往,那日你记着去太医院取药便可……”


“是,那臣先告退……”


金英云悻悻道,正洙,如果是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你心里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我?


想到这里,又自嘲的摇了摇头


都是妄想罢了,毕竟,把你变成现在这样的,是我……



————

求助:

后面到了江南的故事打算标题就叫“旧曾谙”了,所以想给前面这几张换个标题,想让各位姐妹帮忙想想呢~麻烦大家啦(后面有段回忆的情节会叫“忆长安”)

所以,为什么嘞

关于自己

这里小北,ELF兼乐高一枚。

蓝家本命特云,但是所有哥哥我都爱(包括QF和QR)

艾迪家我都爱,Hani入坑,爱上全团。


蓝家队内CP大乱炖我全都可以,偶尔脑洞大,想到什么CP写什么CP哈哈哈。(写完长安城可能会写姐妹们的点梗?)

文笔一般,希望姐妹们喜欢。欢迎催更,喜欢的话也请小红心小蓝手(靴靴大家💙)

崽崽的CP一般写拖孩较多,因为我产不出比赫海本人还甜的粮(认命🙈)


医学狗,不定期更文还望谅解~👀👀

长安城(五)

“你为什么要找……找到这个人”

 

“因为他对我来说很重要,是我丢失的一部分记忆……”

 

金钟云冷笑,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去找他,反而现在才找,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那人还记得你么?如果他有了自己的生活,你还要去打扰他么?”

 

“我……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是想找到他……”李赫宰默默将糕点盒子打开,拿出了一块赤豆梅子糕,轻轻咬了一口

“有些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还是能记得这是他最爱的糕点,我已经忘记他长什么样了,我只记得他叫金钟云,只记得他很重要……还望艺声先生能帮我这个忙”

 

“李将军还是请回吧,您说的人在下无能为力,您还是找别人去吧”

 

金钟云背过身来,强忍住心中的怒火,直到听见房门合上的声音才放纵眼泪滑落……李赫宰,你当年为什么不去找我,你当年为什么不去救我!

 

李赫宰回到府里闷闷不乐,便跑去找圭贤和厉旭喝酒,没找见这两个人却迎面撞见了来给金希澈送东西的申东熙

“申大人今日怎么有空来王府?”

 

“我来给希澈王爷送一封书信,兄长交付与我,不敢怠慢”

 

“哦,辛苦大人,不如我请大人小酌一杯?”

 

“这……李将军可是有什么烦心事需要开解?”

 

李赫宰突然懒得跟他打官腔了

 

“哥你到底去不去啊,不去我就自己去了啊”

 

申东熙也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哎走走走,天天在家被我哥管的严严实实,好久没喝了……”

 

于是乎,两人来到了艾芙楼开了两坛上好的高粱酒……推杯换盏间,两坛酒尽数下肚,李赫宰已经开始有些犯迷糊了,自顾自的说起了心事

 

“哥……你说……你说我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他呢?我怎么明明记得,他说要……要娶我呢”

 

“你都把人丢了,人家怎么娶你啊……说不定人家就是生气你当年没找到他所以躲起来呢……嗝”

 

“还有那个艺声……不帮忙找人就不帮……还天天可横的跟我说话……我是有求于他,可我好歹是个将军……凭什么受气……”

 

“说不定你哪里得罪人家了不是……赫宰……醒醒诶……赫宰……”

 

申东熙推了半天李赫宰都不见他有反应,拿出了点银子打点给了管事的

 

“找个房间,让他好好休息……”

 

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脸,理了理衣服,一摇一晃的走了……

 

————

“钟云,李赫宰在我房间里休息,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朴正洙轻轻的走到金钟云的身边,揉了一下他的脑袋

 

“站在楼上一直看着他喝酒,为何不叫人送到你房里休息?你们两是不是今天说了些什么?”

 

“哥,他说,他一直在找金钟云,因为这个人对他来说很重要……可他当初为什么不去救我……”

 

“钟云啊,既然你想知道答案,那你为什么不亲口问他?”

 

“我只是想知道,他当初为什么没来救我……哥,我先休息了,他就拜托你了”

 

说了,金钟云进了屋子关上了门……朴正洙无奈的叹了口气,回房便听见李赫宰的梦话

 

“阿云,你在哪里啊……阿云……”

 

东海打了水来到房里,盯着李赫宰看了半晌,像个孩子发现宝藏似的对着朴正洙说

 

“哥!这个人就是我跟你说一个人跑去哥那帮匪徒打架的那个人!”

 

“你是说,李赫宰就是你当年看见的那个人?”

 

————

那年,匪徒屠村之前,李东海就已经在匪徒的团伙里打杂了,他不爱说话,又有点傻傻的,所以妈妈们都不愿意收他,加之他做事也干净利索,变成了唯一一个被留在匪徒中的孩子。他和金钟云是在这时候认识的。

 

屠村的那一晚,李东海去给看哨的人送饭,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男孩为了自己的朋友跑去找匪徒救人。

当然,那个男孩就是李赫宰。

被打的头破血流的李赫宰被扔在了小溪里,李东海送完饭之后就偷偷跑去看了这个男孩,除了额头上多了个月牙的伤口,其他的并无大碍,李东海掏出自己的手帕替他擦干净了血迹,费力的将他往岸上拖了一些

 

“希望明天有人能找到你……”

 

再后来,就是李赫宰被金希澈救了回去……

 

而李东海和金钟云被匪徒带到了江南,后来在黑市拍卖时,匪徒为了销毁证据,想要将李东海杀死。李东海和金钟云就是这时候被朴正洙救下,一直养到了现在。

 

————

“东海,你可确定是他?”

 

“我确定,他头上的伤疤我是不会认错的,而且,他身上带着的那块玉珠和那人的一模一样”

 

“这事你先别告诉你钟云哥……我明天一早要出去一趟,你早点起来照顾着些李赫宰……”

 

朴正洙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找金希澈打听一下情况

 

————

王府门口,侍卫都是相熟,没人拦着,朴正洙径直走了进去。轻车熟路的走到金希澈的书房,将正在煮茶的金希澈吓了一跳

 

“正洙?一大早你怎么来了?”金希澈突然变脸,往朴正洙的身边靠“是不是想我了?”

 

朴正洙白了一眼金希澈

 

“我来,是有事要问你……”

 

两人就着金钟云和李赫宰的事情聊了很久,直到李赫宰回到府上,听见两人的谈话

 

“所以,李赫宰确确实实是失了忆,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唉,那就也不怪他了,钟云一直都在怪他当年没有去找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正洙,你打算怎么告诉艺声……”

 

“找个合适的机会直接告诉他吧,我也不想钟云一直误会他,毕竟两人有情有义,解释清楚了还能在一起……”

 

“那我们……”

 

“我先回去了,李赫宰估计也快回来了……”

 

朴正洙打断了金希澈想要说的话,没有看到金希澈受伤的低下头。而门外的李赫宰早已不见了踪影

 

————

金钟云刚推开房门就看见了站在廊里的李赫宰

 

“李将军可醒酒了?若是没有,可以叫管事的准备醒酒汤”

 

“阿云……”

 

金钟云一震,瞪大着眼睛看着李赫宰

 

“你怎么知道……”

“李将军认错人了……”

 

说着,便要转身回房。李赫宰紧跟着进了房间,抱紧了金钟云将头埋在他的颈窝

 

“阿云,我找你找了好久,你为什么……都不来找我”

 

金钟云突然失去了推开他的力气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来救我……你知道那些天里,我有多绝望么……”

 

“阿云,你听我说……我失忆了,之前的事情我都想不起来,我……”

 

“可是,你没有救我……李赫宰,我是恨你的,你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当我感受那些人肮脏的视线的时候我就更恨你,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关于长安城的设定

有没有姐妹觉得某个人设不是很明了的(或者说我没有表达出来的),虽然也没写多少,但是每次更完都莫名有一种:emmm我好像写跑了的感觉……关于剧情欢迎大家讨论,说不定你就发现你的脑洞被我征用了哈哈哈(给自己没脑洞找借口)

欢迎催更的姐妹(虽然我也不一定更kkk


分割线————————
我想吃炸鸡火锅奶茶日料啊啊啊啊啊啊啊

韩语发音好烦啊啊啊啊啊啊啊

长安城(四)

“正洙,不要说对不起……”

 

金希澈俯身,将头埋在朴正洙的颈窝,贪恋着熟悉的味道。

 

“正洙,我想你,很想……”

 

金希澈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干脆整个人压在朴正洙身上将他抱紧。朴正洙不可知的皱了皱眉头,旋即心中满是苦涩,如果,如果他不是金英云身边的人该有多好……想着,也许是心中不忍,也许是心中挂念,朴正洙哄孩子似的轻轻拍了拍金希澈的背,伸手将他环住…

 

“澈,我也想你……”

 

很想很想……

 

————

第二天早晨,朴正洙是被东海吵醒的

 

“正洙哥你晚上睡觉怎么不关窗子,要是再着凉了怎么办啊,你这身子这么单薄,之前的伤寒还没好……”

 

“好了东海,哥知道了,哥下次再也不会不关窗子睡觉了。你去给哥打点水来好不好。”

 

“马上去,哥你以后真不能这样开窗子睡觉了啊……”

 

东海出门的时候,金钟云和他擦肩进门,听见东海唠叨不禁笑出了声,将手中的糕点放下后看着朴正洙笑道

 

“又做了什么事让东海唠叨你啊”

 

“昨天晚上睡觉窗子没关,他怕我在吹着风染上风寒……”

 

“哦,确实,你这身子不能再染上风寒了,不然等你每月发作的时候会更难受……”

 

“嗯,算算,这月的日子将近,到那时还得需钟云守着我……”

 

“你还是不打算告诉东海么……”

 

“哥!我跟钟云哥一起照顾你,你别想再找借口支开我了!”

 

“东海……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前段时间,哥和钟云哥说话的时候不小心听见的……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哥不怪你,哥只是怕你知道了会担心……那这次,你跟钟云哥一起照顾哥,但是先说好,不要被吓到……”

 

“不会的哥,我会守在你身边的……”

 

“傻孩子,水放着,回去休息吧……”

 

金钟云看着东海委屈的样子,又担心的看了看朴正洙

 

“东海这孩子认死理,你对他好,他就想一辈子替你分担”

 

“我知道,只是他生性单纯善良,我不想让他看见那些不堪的东西……”

 

“他已经长大了,不是那个时候被人欺负也不还手的小孩了……说起来,哥你真的很喜欢捡小孩回来诶”

 

金钟云拖着下颌,微笑的看着朴正洙,这个哥哥还是和当年一样,但是却经历了太多

 

朴正洙洗完脸之后转身在金钟云面前坐下,拿起糕点轻咬了一口

 

“我若是没有这个喜好,你和东海要怎么办。”

 

“是啊,没有你也就没有我和东海……说正事,你身上的蛊每次发作都会比原来更剧烈,这次你还能受的了么?上次不是差点就没命了……”

 

“无妨,总要挺过去的,金英云在我身上种蛊自然不会让我死……用这种方法让我留在他身边,呵,到底是帝王手段……”

 

朴正洙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他恨金英云吗?可能是恨着的,毕竟自己身上遭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离开金希澈也是因为他;又或许是不恨的,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是金英云给的,也是因为金英云,他才会认识金希澈……只是,在他身上下蛊这件事让他不齿罢了。

 

“那我这今日便去找在中,该备的药材都备上……”

 

“利特先生,有贵客找您”门外传来管事的声音。

 

金钟云退出来就发现了跟在金希澈身后的李赫宰一脸殷勤的看着他,礼貌的行礼之后金钟云在心里对李赫宰翻了一个白眼便离开了。

 

金希澈进屋后看着朴正洙,发现朴正洙正在盯着他头上的小伤疤,于是乎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

 

“本王来找你询问一些有关江南地区的事情,与当年屠村拐卖孩童的匪徒有关……”

 

“好,你先坐下,我去给你拿药……下次翻窗子的时候小心一点”

 

金希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上的伤痕,悻悻的看着朴正洙,模样有些可怜。因为怕疼,朴正洙上药的手法总是十分轻柔,金希澈晃神,恍惚间感觉回到了以前在一起的时候

 

————

“我说金希澈,我又不是大夫,你为什么总让我帮你上药,我去给你叫圭贤过来”

 

金希澈一把拉住朴正洙拽到自己面前,用头蹭着朴正洙的腰腹撒娇

 

“圭贤手中,府里就你最温柔,正洙帮我上药嘛好不好”

 

朴正洙哭笑不得,虽然已经习惯了金希澈对他撒娇,但是看着眼前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还是会再次心动。金希澈每次撒娇朴正洙都会笑的很好看。

 

“你说你还有个王爷的样子吗?”

 

“在你面前,我不需要有王爷的样子,我只要有你夫君的样子便好”

 

————

“药上好了,回府上再叫圭贤给你看一看”

 

“嗯……”

 

“至于你说的江南的那件事,我当年也有所耳闻,我在江南的时候听闻他们将掳走的孩子分为两类,当作商品贩卖,长相一般的就作为奴隶卖给需要的地方;相貌出众的,就带去黑市拍卖,参与拍卖的都是江南地区的达官贵人……不过后来黑市被捣毁,那帮匪徒也销声匿迹了……”

 

“所以,最后的线索也还是断了……”

 

“我从他们手里买下了一个孩子,但是他当时年纪尚小,什么都不记得……”

 

“就是跟着你的那个小孩?”

 

“嗯,东海就是那个孩子……江南的事,你可以让允浩昌珉帮你留意,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本王知道了,等我回去便给允浩写信……你,身体怎么样,上次的风寒好些没?”

 

“已无大碍。”

 

“那本王就回府了,过几日再让圭贤来替你问诊”

 

“王爷下次夜里来,直接走正门即可,艾芙楼夜间不设门禁”

 

“我知道了……”

 

金希澈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朴正洙便转身离去。等会到府中才反应过来,朴正洙这是不躲着我了?心中大喜,却也没忘了正事,回到书房立即书写了一封加急密信,打算差遣李赫宰去交给申东熙,却发现李赫宰还没有回来

 

“臭小子,真看上艾芙楼的小招牌了啊!”

 

————

此时,李赫宰正在金钟云处献着殷勤

 

“艺声先生,这是我在府中托人做的一些糕点,还请先生收下。”

 

“李将军每次来都给我带些好吃的想必是有事想托我打听,李将军请说,这艾芙楼,本就是情报交换的地方,若是有什么我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

 

“这……上次是在下唐突,冒昧询问了先生的身世做法欠妥……我是想让先生帮我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姓甚名谁?”

 

“金钟云”